刘亮程《一个人的村庄》和我们的梦

也不记得那天在看什么,无意翻到了刘亮程的那篇《寒风吹彻》,里面的一段话吸引了我: 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冬。我们帮不了谁。我的一小炉火,对这个贫寒一生的人来说,显然杯水车薪。他的寒冷太巨大。 对刘亮程这个名字就有了第一印象,文字里带着朴实感,对于来子农村的我来说,这很亲切。 大概又过去了很久,又有一天,不记得在哪翻到了那篇《狗这一辈子》;关于老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