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的2020结束了,期待2021

welcome 2021

2020多事之秋,身边发生了很多不幸的事。

一起长大的表哥脊椎大手术,需至少卧床3月,从此告别剧烈运动和腰部大发力,他身体一直都很好,据说是腰痛去体检,直接进手术室,手术历经6小时,与下肢瘫痪擦肩而过。

表哥会赚钱,人缘好,喜欢钓鱼,是家里的顶梁柱,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的时候也跟我谈起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给他心态上带来的改变,表示康复后一定多参加运动,注意身体,健康可贵。另外,他还买了一本python在看,也问我一些编程方面的问题,我很诧异,为自媒体卖python课程的渗透之深,也为他高兴,这苦难没有压垮他,反而更明白了

更突然的,一个高中很要好的哥们Y莫名患上了渐冻症,县人民检察官,30来岁刚刚有了第二个孩子,幸福美满的家庭,就毁了。

Y在高中是班干部,喜欢看书,成绩也好,尤其是语文作文写得好,他的作文经常被语文老师作为范文当众朗读,带眼镜,白白净净,高高瘦瘦,打篮球喜欢投三分,动作飘逸好看。

人缘好,雅俗共赏,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朋友了。记得那时候我们一个宿舍,上下铺,冬天很冷的时候,我们被子都很薄,他会从上铺下来跟我挤在一个床上比较暖和,我从他那学会了一招据说叫蚂蚁上树的背部按摩绝技。

我的第一个篮球,是他在高中时我的生日聚餐上送给我的,自己攒的50元,对于一个农村高中生,那是很奢侈的,是他带我开始打篮球,也从此改变了我的弱不禁风。

同样是高中哥们P,他的父亲尘肺病顽疾发作,挨了些时日,最后还是在1周前离开了,P已经尝试了所有能做的,父亲走的当天,还在联络外省医院找肺源准备卖了武汉的房子做换肺手术。

P的父亲是一个喜欢喝酒,喜欢开玩笑,在我看来也很勤劳地人,黑黑瘦瘦,去葬礼时,我没勇气朝棺木里看上一眼,保留那个精力旺盛一个爱笑的长辈的印象就挺好。

大约2周前,我跟高中哥们H,P一起从武汉回去老家看望同学Y,我们印象中意气风发的大才子,如今只能靠家人从床上抬到沙发上,坐在那并不能移动,即使是喝水这样的简单动作,也不能独自完成,下肢肌肉已经开始萎缩,现在唯一能动的除了脖子,就剩下左手上的手指头了。

装作镇静的聊聊往事,开同行哥们的玩笑,试图缓解那让人窒息的压抑,让擎着眼泪的人们短暂的忘记悲伤,大家心里都知道渐冻症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不忍心多看,也不敢多问,匆匆离开。

在回来的高速路上,一向大大咧咧的H跟我说,这样的事让他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往后只想过得开心快乐点,不用强求以往的那些欲望和追求了。

我们都少了些锐气,多了些平静。

于我而言,2020是糟糕的一年,原本计划的大事件未能顺利完成;期待中的升职加薪也因为疫情给了领导效益不佳的借口。

而较这些不幸的人,我的烦恼和所谓压力,实在不值一提。

当把握当下,持续学习,今年没完成的,待来年一并完成了,继续做一个活在当下,拥有简单生活,简单圈子,简单思想,简单感情的简单的普通人。

2021,你好!

糟糕的2020结束了,期待2021

原文链接:https://beltxman.com/3337.html,若无特殊说明本站内容为行星带原创,未经同意禁止转载!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本博微信公众号:hsu1943

糟糕的2020结束了,期待2021”上有 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