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疲于奔命的你,该抽点时间来静一静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静下心来去思考一下,这时间长到我已经没了概念,上一次大概是在去年环青海湖的自行车上,这段时间里,只是按照惯例的活法,往我应该要去的那个方向努力靠,与一年前的自己来比,似乎也没有新的思考,新的成长,惭愧。

插图版权:肖全(崔健在排练场外 1992 年,北京)
插图版权:肖全(崔健在排练场外 1992 年,北京)

我们是该抽点时间静一静,想一想,不让自己在拼命奔跑的生存搏斗中迷失。

今天让我有点开心的是无意看到了一位老朋友的消息,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大家还在不忘初心的努力着,所以才会想起写篇文章吧。

十年前的时候,无忧无虑的我们努力大概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想着以后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人,而现在,似乎更简单了,活得不那么狼狈的同时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十年前的时候我们会坐在一起大谈理想(或者下副本),现在坐在一起的时候大多在吹牛,和听别人吹牛,更多的时候我们并不会去落实这些吹过的牛,大家心有灵犀的不把这个当真,这很不务实很不环保,需要改进,做一个踏踏实实的人,嗯!

不变的是贪玩的自己似乎还是很贪玩,爱打篮球,爱看NBA,这些似乎十年来都没变过,时间只是很马虎地在我脸上划过几道杠,给了我一个不大好用的膝盖,但却忘了带走我的这些爱好,它太大意了。

从繁复的工作中抽身出来,倒一杯水,搬个凳子到阳台上,打开窗户,坐下来点上一支烟,窗外工地依然灯火通明,如蝼蚁般搬砖大军还在忙碌着。

闭上眼,天上挂满繁星,虫鸣娃叫,门口老爸烧了一把艾叶,那烟虽然很呛,但是可以驱蚊虫,老妈在和过来乘凉的邻居闲聊,一边还不忘有的没的给躺在竹床上的我们拍打着身体驱赶蚊子,我翻个身,口水从嘴角流了下来。

那年我10岁。

那之后再过10年,我们认识了,然后再过十三年,我们分开10年了。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