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等不了,先走了

5个月前,一时兴起,在花草店买了三条红色小鱼,一块钱一条,只是为了让屋里多一点活物,多一点生活气息。 想着过年入冬的时候买个鱼缸把他们好好养起来,当下就只能委屈的待在那个碗口大的玻璃鱼缸里,就跟《烈火灼心》中邓超去拿的那鱼缸一般大小。 这样的环境对三条鱼来说可能太过拥挤,也可能是我照料不周,有两条在买回来的一周内相继死去。他们本该在某个大鱼缸里畅快的活很久,而这命运被我一个很随意的念想给改变了。 […]